抽烟这件事 1

作为一个拥有十几年烟龄的烟民,今天我想聊一聊香烟。


我人生的第一口烟应该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偷偷抽了我哥一口烟,体验了一下吞云吐雾的感觉,之后就再也没有抽过了。真正抽烟应该是在大学的第一年。

第一包烟买的是白盒红塔山,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,因为当时周边的同学抽的都是红塔山,我也是随大流,就买了一包试试。那时候大学是住宿的,而宿舍是不让抽烟的,只能在楼道的厕所里抽,所以我正式抽烟是在厕所里开始的。

现在想一想,我们那个年代大家都还是很文明的,比较遵纪守法,根本不在宿舍里抽烟,谁也没有带头嚣张到这个份上,恐怕现在的大学宿舍已经不是这个样了,所以说呢,作为学生还一般都还有一些公德心的,不像离开校园,走入社会。随地吐痰呀,在公共场所抽烟呀,变得习以为常,也从不会受到良心的谴责。

抽烟,对我来说一直是一件很玄学的事儿。我想对大多数人来说抽烟都是很玄学的事儿。什么叫玄学呢?就是没有固定的定义和固定的结果,也无法去检测验证它的功效与作用。

有人说抽烟能提神儿,我却不赞成这种说法。因为真正有困意的时候抽烟,并没有让我打起精神,即使打起精神也是因为内心有顾虑,比如工作没有完成,遇到售后难题之类,而不是抽烟所致。

有人说抽烟能上瘾。我却不知道上瘾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。没有烟的情况下也不是觉得很难受。其实很长时间不抽,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,也不会说难过得满地打滚儿呼吸困难,不知所措。

也许烟瘾是形容烟民的一个固定标签儿,只要抽烟就会被人贴上有烟瘾的标签儿,然后呢?这个标签撕不掉,形容这个标签,而只有大小两个字,抽的多呢,就会说烟瘾大抽的少的就会说烟瘾小。说的多了,抽烟的人和不抽烟的人就形成了默契,都默认了这样一个现状。

可我实在没有接触过两个烟民,然后互相问有烟瘾么,烟瘾大吗,之类的问题。其实很多人根本搞不清自己为什么要抽烟。其实就跟到岁数就要结婚一样,恐怕很多男人觉得,既然到岁数了就该抽烟了,就这么抽上了。

吸烟是一件有害健康的事儿,这个毋庸置疑。另外,吸烟也是一个破坏环境的事儿,你可以看到大街上满地的烟头,然后哪哪儿都是香烟,二手烟的烟雾,弥漫在空气中。对所有人的身体都带来了伤害。

那么国家为什么不从根儿上把香烟禁了呢?为什么一直放任香烟在市场中流通,而且琳琅满目,种类繁多呢?为什么烟草局不把相应的价格定到两百一盒或者两千一条呢?那么为什么香烟的价格体系是由国家管控呢?如果你认真思考过这些问题,你应该发现,其实国家并没有在禁止吸烟,而是在变相鼓励吸烟。

因为烟草局每年会给国家带来万亿以上的税收,这对 GDP 的增长贡献是十分重大的。没有利益集团会为了环境与人的健康去牺牲这么大的利益。所以对于香烟的管控一直是一种明贬暗褒的做法,国家是在纵容并且允许这种生意,所有不吸烟的人都在批判吸烟的人,但没有人去想为什么吸烟的人能买到烟,而且很方便地买到烟,这不应该是一个根本上的问题吗?如果根本上的问题能解决,那么就没有一些环境污染啊或者抽烟得肺癌之类的事情发生。

可是没有人去解决根本上的问题。因为利益集团压根儿不想解决根本上的问题。如果没有了烟,那才是大问题。

你看,如果我不抽烟,我就碰不到这些问题,我也不会去想抽烟是怎么回事儿,香烟是怎么回事儿,香烟的利润,香烟的成本,香烟的运输,香烟的售卖,香烟的种类等等等等,我都不会接触,即使接触也不会有切身体会,即使有切身体会,也不会感兴趣,不会关心,因为我不是一个烟民。

所以呢,如果你抽烟,就会在被动的情况下接触一些关于香烟的信息,这不仅能开阔一些你的眼界,更重要的是能够启发你开始思考一些问题,一些合乎常理或者不合乎常理的问题。当你思考的时候就无意间打开了一扇大门,进入大门之后,你可能接触到更多更深层次的问题。而这些问题可以适用于很多个行业。

抽烟是一件很帅气的动作,至少在上学的时候我是这么觉得。当大家都在篮球场上打完一场球,然后,面对身边坐着的一帮乳臭未干的孩子,你突然从左裤兜里拿出一盒烟,打开拿出一根儿,然后又从右裤兜里拿出一个打火机,啪的一声把烟点着嘬两口,然后看看天,看看其他人,看看姑娘,再擦擦汗。对于处在校园中的我们来说,确实有一种深深的成熟感和满足感。但是从上班之后身边抽烟的人渐渐多了,这一些优越感就没有了,抽烟变成了一种习以为常的动作,也再没有感觉帅了。

而对于现在的我来说,香烟更多的算是一种工具。无论是作为销售去跟客户谈业务,还是跟某些不认识的人谈生意,香烟都是一个绝妙的开场利器。当你把香烟递给对方的时候,两个人的亲密度至少增加了 10%,这比尴尬的自我介绍要有效得多。

有时候我常想香烟到底是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呢,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。后来我得出了一个答案,就是如果两个人同时对一件物品能够感到熟悉,那么就无意间增加了两个人之间的信任度。这种信任度可大可小可多可少,但有香烟与没香烟之间还是会有本质的区别的,这个区别可能是从零到 0.2 的区别,虽然香烟,承担不了业务成败的主要因素,但它还是发挥了一点点作用的。

同时,抽烟还增加了人获取信息的机会,因为当两个人都在抽烟的情况下,这时候聊天会比较放松,而放松的情况下只能传递来的信息就比较多,而且比较主动,比较自然。我有很多信息的获取都是来自于抽烟区抽烟时两个人的闲聊,有人可能觉得无意义的闲聊是在浪费时间。可实际上现在这个时代是越来越讲究概率的。只有扩大了接受信息的时间和范围,才能提高信息的命中率。而一切利润的本质不就是因为信息不对称吗?

说了这么多,我主要想说什么呢?我想说如果你单纯的把香烟当成一种慢性毒品,那么只能表现出来你思维的狭隘与局限性。香烟,也可以是一段时间,在这段香烟时间之中,你可以交朋识友,也可以获取信息。

在这个过程中,香烟充当了一个媒介,这个媒介大家都认识,而且都认可或者依赖,那么大家会因为这么一个熟悉的东西来增进双方的距离,这就像我们都知道的找熟人好办事儿这个道理一样。明明是不认识的甲乙两方之间的事情,如果中间加了一个两方都认识的丙充当媒介人的作用,这时候甲乙两方的距离就会变得近一些,在这种情况下,甲乙两方事情的处理方法就灵活了起来。

所以说任何事物都有它本质的属性以及被使用者赋予的属性,你可以买辆车在马路上开,也可以买来买辆车放在底裤里收藏,车还是那辆车,至于怎么用都在你的脑子里。



迪的生产力工具室公众号
欢迎订阅微信公众号获得更多内幕消息及优惠信息


迪的生产力工具室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: 转载自 迪的生产力工具室

本文链接地址: 抽烟这件事 1



支付宝扫码打赏微信打赏

您大可不必为此文打赏,但您可以仅用『2元』来激励作者的下一篇文章。

发布者

CXD

CXD

数码硬件行业从业十年 吃过很多盐 微信:43277113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